打胶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打胶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贝利萨留是如何与汪达尔人的骑兵对决的最后结果如何

发布时间:2020-02-26 19:03:10 阅读: 来源:打胶机厂家

贝利萨留是如何与汪达尔人的骑兵对决的?最后结果如何

大迁徙时代,罗马人与各日耳曼人部族在漫长战线上的冲突,最后,东罗马—拜占庭帝国存活了下来,而西罗马帝国则在公元476年灭亡。在西罗马帝国的废墟上,各大迁徙民族建立了一个又一个王国。建立这些王国的民族经过一个多世纪的定居,其侵略性已经大为减少。有的王国中的贵族也在富足的生活中走向腐败。拜占庭帝国则解决了内部最主要的问题,军队也得到了重整与恢复,战力经过与萨珊波斯帝国的“伊比利亚”战争(这里的伊比利亚还是指格鲁吉亚亚美尼亚等地区的小伊比利亚)也得到充分的锻炼。加之与东方大敌波斯萨珊帝国和平条约的签订,雄心勃勃的查士丁尼皇帝将目光投向了西方。

占据北非的汪达尔王国,首先出现了让查士丁尼可喜的政局不稳。皇帝想收复这片自公元前122年就属于罗马人的领土。为此名将贝利撒留再次登场。

公元533年,皇帝交给他10000名步兵,5000名骑兵,500艘战舰,30000名水手,及一大批杰出的将领,组成了一支规模不算大却精锐的远征军。这时汪达尔国王盖里摩尔正好派遣弟弟察宗率领5000人的陆军与120艘战舰,镇压撒丁岛上的叛乱,国内兵力相对空虚。

查士丁尼一世与他背后的铁甲重骑兵贝利萨留的舰队先行驶至西西里岛,然后在汪达尔人没有察觉的情况下,于北非突尼斯东海岸登陆,从而避免了与汪达尔享有盛名的海军进行海战。毕竟,在5世纪后期,利奥一世那耗费巨资的舰队在与汪达尔人海战的失利,令罗马人仍记忆犹新。因为同样的原因,虽然登陆的地点离目标迦太基城还有一定距离,但贝利撒留还是否决了部下让舰队直接前进攻击迦太基城的计划。他让军队全部上岸后立即扎营,而舰队则在营地的视线内。

贝利萨留的军队中,10000名步兵部分来自野战军,部分来自外籍军团。5000名骑兵中,有1500-2500名是他那战技卓越的“私兵重骑兵”,此外,还有600名马萨革泰游牧骑兵与400名赫鲁利轻骑兵。

他的对手汪达尔人可以作战的人数是30000人-40000人左右,且其中骑兵的数量非常庞大。但汪达尔人所擅长的骑兵,仍是4-5世纪大迁徙时代的日耳曼人状态。这些骑兵大都轻装,且仅擅长短兵相接,几乎完全忽视弓箭与标枪的作用。这与贝利撒留专业的弓骑兵与重骑兵形成了鲜明对比。

贝利萨留在整顿好军队之后,就打算趁着对方来不及反应,向迦太基城进军。舰队则在水手的驾驶下,紧跟着他陆上沿海岸线前进的军队。他将自己“私兵重骑兵”中的300人交给一位出色而勇猛的亚美尼亚人—他的家臣约翰来指挥,作为先锋。这300名先锋骑兵在主力军之前约4.5公里处开道,600名马萨革泰游牧骑兵掩护先锋的侧翼。贝利撒留率领剩下的私兵跟在后面,防范盖里摩尔的袭击,因为有情报说他的军队离这里不远。

贝利萨留的军队一路上军纪很好,因此当地居民并不躲避,还给军队提供补给和服务。这期间,贝利撒留的军队如果遇到城市就进去过夜。显然,汪达尔人在这里的统治是相当松散的,在这个区域没有任何驻军或者要塞。

同时,盖里摩尔听说敌军已经登陆,离这里并不远。于是他亲率汪达尔军队主力隐蔽在罗马军队的北方,并让迦太基城那边也集结兵力做好准备。等罗马人进入“阿德戴西姆”隘路,他就要集结军队加以歼灭。而贝利撒留的军队则一路继续前进。

9月31日,拜占庭军队接近了阿德戴西姆,似乎即将进入盖里摩尔计划的包围圈。

曾经纵兵劫掠罗马城的汪达尔军队盖里摩尔计划,从三个方向包围并伏击罗马人:他让他的弟弟阿曼塔斯带2000骑兵从迦太基城出发,攻击敌人的前卫;他的侄子吉巴穆德带2000人从西面发起攻击;他自己的主力军则从拜占庭军队背后发起突击,以彻底包围并歼灭“兵力微小”的罗马人。

这个计划在纸面上是很不错的,但在当时那种没有钟表的时代,且勘察地理与行军能力都与现代不能相比的条件下,这种分进合击的计划,真正执行起来却非常困难。

结果阿曼塔斯的2000骑兵过早的赶到了战场,并在其他两路军队没有赶到的时候发起了攻击。他亲率的汪达尔骑兵队伍战斗队列非常混乱,结果碰上了约翰的300先锋私兵重骑兵。对冲中,汪达尔骑兵被迅速击垮,阿曼塔斯在战斗中阵亡。汪达尔骑兵看拜占庭重骑兵来势凶猛,以为碰上了大批罗马人就没命的逃跑。约翰带领私兵们一路追杀13公里,杀死了许多汪达尔士兵,一直冲到迦太基城附近。

这里顺便提一下铁甲具装骑兵转化的灵活性。不同于现代战争中不可以相互转化的重型坦克与轻型坦克,铁甲具装骑兵与轻装骑兵则可以相互转化。要知道,他们“有能力以具装的形态来作战”,而非“必须以具装的形态作战”。毕竟,他们的马铠是可以脱卸的。只要不是仓促迎战的情况下,马衣与马铠的脱卸与安装并不复杂,这一般是留给后方的步兵辎重队伍管理。有时候具装骑兵则是直接更换备用马匹。波斯萨珊具装骑兵与帕提亚具装骑兵也如此,他们并非在每一场战斗中都以具装形态作战。

一般历史学家认为,贝利撒留的“私兵重骑兵”是拥有马铠的具装重骑兵,但并非一定要以具装形态作战。他们在北非炎热气候下,也很可能以半具装甚至无马铠的状态作战,因此追击13公里并不奇怪。

至于盖里摩尔的侄子吉巴穆德,他的2000人在迦太基城南面,遭到了贝利撒留的马萨革泰游牧骑兵突袭,也全部被歼灭。这两支军队的全军覆没,盖里摩尔并不知晓,他的主力军在向拜占庭军队前进时,还在山地中迷失了方向。

贝利萨留的主力军在到达阿德戴西姆附近后,设立了一处营地,将步兵留在营地中,然后派遣骑兵出击。在出击队列中,他让外籍辅助骑兵在前方,而将自己的精锐私兵骑兵放在后方。这个时候,盖里摩尔的主力军也到了,并仗着人多示众发动了猛烈的攻击。贝利撒留的外籍辅助骑兵被击退,逃向贝利撒留的本阵。

但盖里摩尔这个时候看到了弟弟的尸体。他万分悲痛地给他举行了葬礼,却浪费了宝贵的时间。他既未抓住机会趁势攻击贝利撒留的本阵,也未向北攻击约翰的300人小部队,更未夺取那些罗马人靠近海岸的船只。同时,贝利萨留却赶紧重整了败退回来的士兵,并集结了军队。

集结完毕的拜占庭骑兵向盖里摩尔发动猛烈的冲击。私兵重骑兵再一次击垮了盖里摩尔混乱的军队。汪达尔人四散奔逃,而且没有逃向迦太基城,而是跑向了努米底亚方向,这样,不设防的迦太基城就向贝利萨留打开了大门。

经纬天地

齐齐哈尔大学学报

创作评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