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胶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打胶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鄂尔多斯政府拟收编煤炭运销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0:08:12 阅读: 来源:打胶机厂家

鄂尔多斯政府拟收编煤炭运销

鄂尔多斯不见了往日的喧嚣。

伴随楼市的回落,从事房地产行业的大批外来人口纷纷离开了鄂尔多斯。 无论是在东胜区、康巴什区,还是鄂尔多斯市郊区的装备制造基地,一座座处于停工状态的建筑物都安静地向世人展示着这个房地产神话的破碎。

另一方面,鄂尔多斯曾寄望于用“资源换项目”的方式吸引投资,但其效果与预期相去甚远。加上鄂尔多斯当地配套产业,尤其是物流业的劣势,不少已经来到这里办厂的企业难以实现全力生产,甚至个别企业完全停产,只对库存进行翻新。

这样的背景下,鄂尔多斯于今年3月推出了《鄂尔多斯市煤炭交易与物流产业建设方案的通知》(下称《通知》),打算通过煤炭物流带动当地物流业的发展,同时加强对煤炭市场的影响力,并提高当地的财政收入。

然而,这种被认为是“政府代替市场、行政审批代替自由交易”的政策,遭到煤炭企业的反对,鄂尔多斯政府则仍在反对声中推进着这一方案。

新政遇阻

《通知》的主要内容有两部分:一部分是组建鄂尔多斯市煤炭物流产业集团(下称“煤炭物流集团”),并在各交通要塞成立子公司。由各子公司与所在区域内煤矿企业签订煤炭产品销售统一承运合同;另一部分是丰富和延伸内蒙古煤炭交易市场的电子交易系统,今年下半年,全市内无坑口铁路的地方煤矿企业年度煤炭产量超出其煤矿设计产能90%的部分,要全部进入内蒙古煤炭交易市场的电子交易平台上线挂牌或竞价交易,到2013年,全市煤炭企业煤炭产品(除坑口铁路外运部分)要全部进入内蒙古煤炭交易市场,上线挂牌或竞价交易。对于后者,鄂尔多斯市将通过核发煤炭销售票证、全面监督交易双方的方式来实现。

“去年7、8月份就传过这个消息。”在鄂尔多斯经营煤矿的孟龙(化名)在谈到《通知》时对本报记者说。当时传言的版本是在接近出鄂铁路附近建立一个大型的煤炭物流产业园,对这样的规划他并不看好。孟龙认为,煤炭在煤炭交易中心和物流产业园之间往返将产生运输费用,这推高了煤炭的成本。“增加的这部分成本要谁来承担呢?”孟龙说。

而从正式出台的通知来看,鄂尔多斯市政府已经通过在物流产业集团旗下成立多个子公司的形式来克服原有方案的缺陷。

随着今年3月份鄂尔多斯市领导班子完成了调整,新版的《通知》也正式发布,随即引发了煤炭企业的质疑之声。“煤炭行业对这个政策反对的声音很大。”在鄂尔多斯从事煤炭供应链工作的王海(化名)对本报记者说。

据悉,鄂尔多斯市本土的伊泰、满世、蒙泰、汇能、伊东、亿利等多家知名煤炭企业联名向鄂尔多斯市政府递交了一份《关于不同意将煤炭企业销售自主经营权交给物流集团经营管理的意见》,反对这种违反自由市场竞争规则的做法。

不必完全强制

事实上,《通知》中的内容并非仅仅是鄂尔多斯市的愿望,内蒙古自治区亦认可这一政策。

根据《内蒙古自治区“十二五”物流业发展规划》,鄂尔多斯在“十二五”期间规划建设国家级煤炭交易中心,形成我国重要的煤炭化工物流基地。

但对于已经形成成熟运销网络和稳定客户关系的大型煤炭企业来说,将这些资源拱手让人是件无法想象的事。据熟悉煤炭行业的人士介绍,在这类大型煤炭企业当中,负责运销的部门是非常重要的部门,通常都由企业核心的团队来管理。

“我们辛辛苦苦干了这么多年积累起来的资源,政府想整合就整合,那怎么能行呢?”一家参与“上书”的煤炭企业人士对本报记者说。

孟龙也对本报记者表示,由于鄂尔多斯大型煤炭企业背景较为复杂,鄂尔多斯市政府恐怕难以在大型企业当中整合其物流和交易。因此,只能先从中小企业下手。

根据煤炭行业对煤矿规模的划分来看,一个矿井年产量在120万吨以下为中小型煤矿。

与自己建设了运销网络的大型煤炭企业不同,中小煤矿通常将运输环节外包给民营物流企业,客户也不如大型煤矿企业稳定。

因此,提供煤炭需求和物流运输的一体化服务其实对中小型煤矿来说是非常有利的。但在鄂尔多斯市政府着手之前,民营企业已经开始通过网络进入了这一领域。

山西华诚煤网就是从事这类业务的企业,其为煤炭交易双方提供市场信息、物流运输、资金等方面的服务。华诚煤网总经理常海军对本报记者表示,华诚煤网就是通过完全市场化的手段,进行资源的自由配置。

王海表示,并不需要完全强制所有煤炭企业到鄂尔多斯市成立的煤炭交易中心进行交易,可以留一部分给市场,形成“有形的手”和“无形的手”相互互补。这样鄂尔多斯市政府一方面可以加强对煤炭市场的控制,另一方面给民营企业留下了空间。

“谁来做这一块其实影响也不大。”一位经营中小型煤矿的人士对本报记者说,“但我们都是提前结款,只要能按时把货款打给我就行。”

争论未了

从《通知》来看,鄂尔多斯是在煤炭销售的环节组建一家类似山西煤炭运销集团那样的企业,并逐步将所有交易集中到政府主导的内蒙古煤炭交易市场的电子交易平台进行,再由政府组建的物流集团统一运输。

尽管《通知》中强调,将“免收交易费”、“降低社会物流成本,增加合作企业收益”,但这样的表述未能获得煤炭企业的认可。

“既强制在煤炭交易中心,又必须由政府运输,那政府就掌握了调运煤炭的权力。”孟龙对本报记者表示,“煤炭现在还是供不应求的,掌握了这个权力就有滋生腐败的可能性。”

内蒙古伊东煤炭集团相关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则表示,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模式,应认识到市场配置资源的合理性,让资源自由地流动。

而对于能否降低物流成本,煤炭行业也存在争议。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行业分析师李廷认为,由于汽运车辆属于零散经营,汽运市场竞争较为激烈,在一定程度上相对降低了汽车运输成本。组建煤炭物流集团之后,汽运市场垄断程度提高,竞争程度下降,煤炭物流集团的议价能力增强,煤炭运输服务的需求方,就可能会承担更多的运输成本。而政府强制要求供需双方在交易市场进行电子交易,很显然违背了市场交易自愿参与和自主决策的市场经济基本原则。

内蒙古煤炭交易中心副董事长李疆盛在此前接受采访时则表示,煤炭交易平台不会损害相关企业利益,长远来看会提高企业效益。他还指出,内蒙古煤炭物流业整体实际上还处于一种无序的混乱阶段,没有建立起一种科学合理的价格机制。

争论仍然未了,而鄂尔多斯物流产业集团的组建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当中。相关人士介绍,新公司已于4月17日注册成立。目前正在招聘物流方面的人才,并积极准备前期工作。

浙江吊车钢丝绳

济南智能密集柜厂家

合肥电动大巴充电机

吉林浴盆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