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胶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打胶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404宿舍中的床-【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3:15:29 阅读: 来源:打胶机厂家

404宿舍中的床有些事,说出来你信也罢,你不信也罢。反正,这是一个前所没有的真实故事,还是我亲身经历过的事那时,应该是初三了吧,正值中考将要来临,所以我常在班上复习到熄灯才回宿舍,(因为我家离学校远,没办法,只好在学校安居起来。

而在我们这栋宿舍里,4楼常有一间宿舍房是没人住的,而?这间宿舍房只有一张床放在那里,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一直对那间宿舍房的故事大感兴趣,心中总有个疑问,为什么学校一直都不开放那间房给学生住呢?如果那是危房,为什么学校又不把那间房拆了呢?

直到有一次我在听回母校参观的那些师兄和师姐们回忆在母校时的时光时,无意中提起到关于那间宿舍房的故事,我才有了一点眉头。原来,那间宿舍房原来是(404)号房,本来是平安无事的,直到十年前的一个晚上,听说(404)宿舍的同学差不多回家去了。只留了一位同学在宿舍,而这位同学偏偏有一种病,那就是所谓的“夜游症”,据说那晚差不多午夜12点整时,那位同学的夜游症又发作了,听说他慢慢地走向那宿舍晾衣服的那个窗口,从那个窗口跳了下来,最后摔下来,当场死亡。

在那些以前住在那(404)宿舍的同学,常?L孟裼腥嗽谛凶咚频模行┩喜匏氖焙睿路鹛擞懈鋈嗽诳蓿褂型г谕砩?2点经过那晾晒衣服的地方,又看见了一个穿着一条短裤的男孩在向下跳似的,从那以后,(404)宿舍就没有人敢住了,而那位应跳楼而死的男孩的床,也放在那间宿舍里,没有人敢去(404)宿舍看上那么的一眼,更没有人敢在(404)宿舍住上一个晚上听了那些师兄和师姐的讲叙,我不由地打了个冷战。

看来,以后回宿舍要小心一点才行,因为我住在(403)宿舍/一天晚上,我在班上复习,直学到我的眼睛受不了为止,自己一看表,哇噻,就快十二点了。哎,得赶快赶回宿舍,不然,明天不被老班骂个“七孔流血”才怪。事不愿迟,得以百米九秒的速度回去才行刚走到宿舍楼的门前,我的左眼皮不停地跳,我以为只是学习过度而成的,不太留意,只见在夜色中的宿舍无比黑暗,仿佛有一阵阴气笼罩着整个宿舍。

走入宿舍,哇,这里可真黑也!在这种黑暗底下,外面的黑夜会站出来说“我是白天”!我从来就没有这么晚才会宿舍,今天是第一次,我小心翼翼地走,刚上到四楼,我就想起了(404)号房的故事,我自己感觉脚在发抖。冷汗直出,我害怕我会遇上那样的东西,我摸黑回宿舍,我正感到奇怪,怎么黑夜中的宿舍的路都长了那么多呢?真是奇怪?但我总觉得我的宿舍还在远处,我好像漫无目的地走着。

好容易才上到四楼,我喘了一下气,四楼的灯还是没开,当然,宿舍十点就关灯了,而现在12点了,当然没灯啦。我根据我的经验来看,我的宿舍应该是左数第三间,我就以百米十秒的速度直奔第三间房,一口气冲到门口,掏出钥匙来开门,只见门自动开了,我还以为我们宿舍哪位好心人,多谢也没多一声,就进了房。

一进房,感觉上有点不一样,怎么这么静呢?以前宿舍的打呼声犹如中世纪的农民起义一样,一处还没结束,一处又来了。真正络绎不绝。而,今天的宿舍静得连一根针掉下地也听得见,等我的眼睛适应了宿舍的黑暗后,抬头望了望宿舍四周的环境:只见这间宿舍只有一张床!啊!我~~~该不会进了那(404)号宿舍吧,心虽然叫神,保佑我啊,但眼睛还是望向房间的宿舍牌:404!我的妈啊!真的是404宿舍啊,唉!眼皮跳就知道没好事,想不到竟是这么倒霉,没办法,只好以退出去为妙。

我念到:这位壮士,小弟误闯你的地盘,实在不好意思,打搅了壮士的美梦,实在是我的错,现在,小弟退避三十步,不打搅壮士睡觉!。bye——bye,说完这些话,我乘机走出宿舍门,刚退出。突然,一把只应地狱有,人间难得几会听的声音传过来:“朋友,怎么来了也不和我打声招呼啊,来,进来坐坐吧!”这声音有一种难以拒绝的力量,我又糊里糊涂进去了。

再一次进去,只见那张床上有个白影,见了我,阴森森地说“朋友,怎么来了也不打声招呼啊!什么意思啊你~”我发抖了,震震地说“朋友,我误入贵地,搞你美梦,实在对不起。”

“你知道我在这等了好久了!哈哈,终于给我等到一名替死鬼,我可以升天了,投胎了!哈哈……”他不断地笑,笑得我毛孔全起来了!冷汗直冒。我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是没用的,惟有问他:“我河水不犯井水,你不用去到那么绝吧。”“嘿!还和我谈条件哦!没门!”我这才抬头看看他的样子。哇噻!!一看就想吐,他的脑壳没有了,雪白色的脑浆全流下来。一个眼珠不知掉到哪去了,手脚像已经断似的,无力地垂下来,我看了这些情景,知道他死之前非常痛苦。不又可怜之心起来,对他说“唉,我不知道你是怎样的,但你现在这个样子……”

他似乎有点后悔了说:“那时老师叫我在一楼睡的,但我怕寂寞,又搬上这里住的,那天,我刚刚发烧,糊里糊涂就从这里……”他再也说不下去了,趴在床上哭起来,虽说人鬼不是一路的,但我还是安慰他:“别这样。”他抬起头来,哇噻!他没有牙齿的。

恐怖,恐惧,恐怕,反正,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哭完后,又说“我一直都没能升天,是因为我不知道我是怎样死的。死不瞑目。”“是这样吗?好办!”我开始对这个东西有了一点知己朋友的感觉。他听了我着句话欣喜极了。忙问“是吗?你知道我是怎样死的吗?快说”“你是得了梦游症死的。”“梦游症?”我可没这种东西。”

“梦游症这病,本人是无法知道的。”我认真地对他说,“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他想发狂似的,单眼血红了,瞪着我,那没牙的子谠着我,大声哄道:“我没有梦游症,你想我不杀你,骗我!搞笑,我有病,我自己不知道吗?你一定是在骗我!”他边说,边向我走来,我还想将他净化,便说:“我不骗你,你真的是……”我话还没说完,他便扑了过来,那长长的指甲,那血盆大口,那个单眼,绿阴阴地看着我,我大叫一声:“我命休也!”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单我醒来时,我已经在医院了,我父母在我身旁,我问父母:“为什么我会在这里的。”

父母含泪对我说:“你昨晚不在宿舍睡,同学们听见隔离房有响声,觉得奇怪,一大早就上来看,发现你睡在隔壁那张床里,气如游丝,就打“120”把你送来这了。唉,这是怎么一回事?”

想起昨晚,真想作了过噩梦,我想起来还是怕怕的。于是,我把昨晚那件事一五一十说给父母听,父母听了。惊讶不以。现在,我再也不住宿舍了,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和三五知己一起租房住。唉,那宿舍里的床。

呼和浩特专治疗湿疹医院

白癜风复发控制不住怎么办

新乡早泄的治疗费要多少早泄患者需正确看待性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