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胶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打胶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雪峰山下守隧人【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20:15:29 阅读: 来源:打胶机厂家

2月4日,怀邵衡铁路雪峰山下尖峰山隧道出口,刘建文(右)带着巡防队员涉水巡检线路。刘亚平 摄

湖南日报记者 肖军 见习记者 李夏涛

【现场镜头】

雪峰山下,怀邵衡铁路线上,高铁列车满载旅客来回穿梭,一片繁忙景象。

穿上厚厚的执勤服,背上执勤包,2月4日上午8时,怀化铁路公安处安江站派出所民警刘建文带领1名巡防队员,开始新一天的巡线工作。

今年58岁的刘建文,负责怀邵衡铁路雪峰山下黄岩隧道出口至向家山隧道进口26公里线路的安全管理。

巡检防护栅栏、守好隧道、防止人及动物进入和发生设备偷盗,是刘建文每天的例行工作。

雪峰山脉山高谷深,山势陡峭,有的地方坡度超过70度。防护栅栏旁的石阶狭窄逼仄,往上攀爬,要一手扶着栅栏,一手抓住灌木。稍不小心,就有滚下山的危险。刘建文和巡防队员沿着石阶向上攀爬,细心地检查着每一处防护栅栏。

山中云雾缭绕,寒风刺骨。记者跟着刘建文往上爬,不一会就累得大汗淋漓,小腿肚子不由自主地打颤。“像这样的巡视,每天要走4趟。”刘建文说,现在围着栅栏修了石阶,比当初巡线好多了。刚来时,根本没有路,都是用脚板一个印子一个印子踩出来的。

“怀邵衡铁路全封闭运行,人和动物不能进入,否则会造成不可估量的安全事故。”刘建文一边检查一边给记者讲述了一个故事。

去年9月下旬,在安江车站往邵阳方向不远处的铁路上,两条狗在铁轨旁溜达。刘建文与同事巡线时发现后,顿时惊出一身冷汗。隔着防护栅栏,他们又是丢肉,又是丢香肠,几经折腾,终于把狗给弄出来。

经查找原因,原来是防护栅栏间隙过大,给了狗“可乘之机”。安江站派出所随即对所辖48.5公里铁路沿线防护栅栏进行排查,织密栅栏,消除隐患。

行走在山路上,远处村落中传来爆竹声。刘建文说:“在岗位上过年,已经成了铁路民警的习惯。我们‘守隧’,也是为旅客‘守岁’。”

隧道口防护栅栏全长不到1公里。爬坡过坎,一圈巡检下来,刘建文一屁股坐在石阶上,双手揉着患严重风湿病的膝盖,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淌。

【新闻回放】

“守卫高铁要塞,一生难遇,再苦也只有24个月了。”石阶上,刘建文告诉记者,再过两年,就要退休了。

铁路边远基层站所条件艰苦,很多年轻人都不愿意去。2018年9月10日,刘建文主动向组织请缨,从位于怀化城区的怀化铁路公安处看守所,来到雪峰山下新组建的安江派出所。

“我是有着33年党龄的老党员,基层工作经验比较丰富,去新所把根基打好,为后来者创造条件。”刘建文说。

刚去那段时间,怀邵衡铁路正在开展全线联调联试,各个守卫点都要有人值守。刘建文选择了最远的南雪峰隧道入口守卫点和尖峰山隧道出口守卫点,带领3名巡防队员驻守。

当时,条件简陋,只能在守卫点住帐篷。没有电,没有水,在砖头上搭块木板,铺上被子就是床。

在刘建文的执勤挎包里,3个充满电的充电宝和一个手电筒是标配,“晚上都是点蜡烛,手机只在需要汇报工作时才用,要节约用电。”守卫点每天有37趟列车经过,每趟列车的经过时间,都要在所里线路巡防微信工作群中上报。

小手电筒派上了大用场。2018年10月的一天,瓢泼大雨下了一天。当天夜里,刘建文打着手电筒去巡线,天黑路滑,一个趔趄滚到了荆棘丛中,屁股上蹭破了好大一块。幸好守卫点值守的巡防队员看见黑暗中的手电筒光,赶过去将他救起。

夏天巡线,还要提防毒蛇。刘建文和巡防队员好几次与毒蛇遭遇,所幸有惊无险。后来,他们买来雄黄酒洒在帐篷周围,防止毒蛇入侵。

【现场连线】

刘建文的妻子也是铁路人,目前在芷江火车站货运站上班,今天同样还在岗位上。女儿在广东工作,刚放假回老家芷江过年。最让他牵挂的是88岁的老母亲,因瘫痪卧床近10年了,每天用导管喂流食维持,由已退休的姐姐在家照顾。刘建文虽然忙,但会挤时间回老家陪陪母亲。

在记者提议下,刘建文用手机接通了女儿的微信视频。视频上,一个长相清纯的女孩子开口就问:“爸,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们都等着你团圆。”

“巡完线就回来,你好好照顾奶奶。”刘建文道。

“你可别骗我。那你什么时候去动手术?”女儿又追问。

“等春运结束后就去,现在单位人手紧。”刘建文说完,要女儿到奶奶旁边,他要跟老母亲视频。

只见老母亲靠在床上,见到手机中儿子的画面,浑浊的眼中顿时亮出些光芒,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见此情景,刘建文眼睛湿润了。

挂断微信视频后,记者问起刘建文要动什么手术。他解释道,去年单位组织体检时,查出肠道上长了一个瘤子,医生建议动手术切除。由于工作忙,一直没有时间去动手术。

记者手机连线刘建文的妻子田凤萍,她先是埋怨老刘一大把年纪还跑到一线去工作,又不注意身体,但对老刘表示理解。她说,同是铁路人,对铁路都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自己大年三十同样也在岗位上。

田凤萍告诉记者,聚少离多是一家人的生活常态,和老刘结婚30多年来,在一起团圆过年的次数不超过10次。

望着呼啸而去的列车,刘建文的眼里闪着泪花。行走在山道上,脚步仍然是那样坚定。

乱世神将ol

重生之明月传说

真江湖hd无限元宝